朝露透

感觉自己太渺小了,什么事情都帮不上忙。

这个新闻明明已经出现冒头,我却现在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最近我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

它拥有古老的历史,也保存古老的文化,其中也残留了不少落后的专制的印在骨子里的,除了从小的开放教育什么都救不了的东西。

我不信d的。有时候觉得自己明明已经成年,却还在中二地为了这事情流眼泪会不会可笑又窝囊。但又觉得这是我的整个人的一部分,没了就不是我了。也相信和我一个时代的很多人都会和我一样有这样的想法有这样的性格。

前几天和基友讨论过关于女性,关于政zhi,聊了很多。俩人举着奶茶看了对方一眼,也没什么煽情的话。回到家她就给我发了微信,“你要一直这样。”

我回,“你也是。”


鲁迅先生《热风》里的句子早在高中议论文里就被我用烂,老师一直说我写作文太有戾气,咄咄逼人,考试肯定要吃亏。所以我改了。改归改,我心里想的,你管不着。当然,我也改不了。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嗨呀,两级的冰川淋上果酱是不是很美味呢?

东京街头五花八门的广告牌从上个世纪就开始林立。红苹果香烟现在似乎还有几个人在念起。
穿着和服的女人小步小步的走上街头。
穿过高楼大厦,人流拥挤。
穿过西装革履,超级短裙。
穿过现代文明,她会到达哪里?

最后一句sorry里面包含着的复杂情感真的谁都说不清,谁都说不完。

一颗予:

我以守护神明的名义起誓,起誓谨守忠诚荣誉和你。
没有披风、盔甲和马刺,史诗开出血红色的花朵,像无剑尖的慈悲之剑,你的手碰触我肩留下缄告,成为我穷极一生的信仰与勇气。

我想着你,于是便跟着你走了。
你走的很快,步伐很大,行程很远。

我曾在人声鼎沸中描绘你的轮廓,目睹你的起落,用蛛丝编织花环桥梁和绳索。
当Spiderman的称号在皇后区上空响起,叫Peter Parker的男孩被遗忘,他干瘦,矮小,十年前也曾得到过一句嘉奖,没有奖状,却在脑海里张贴到泛黄。
报刊电视与网络,新闻传播起来像光一样迅速,纷至沓来的赞扬并没有那句“Nice work,kid.”来的动听,我后知后觉。

它们引着你走向我。
你陷进那只老旧沙发,对我眨眼睛,像无数次镜头里的你那样,我的蛛丝粘上你的掌心。
这时我才相信,我的的确确追上你了,跟紧你了,或许未来再难以放开手。

气力随着烟尘从身体中剥离,我第一次从半空俯视你,Stark先生。
像十年前你第一次见到我那样。
Stark先生,请别笑话我,我相信你也不会笑话我的——人类已知恐惧,所以努力勇敢,这是生活的意义,以及生活本身。

我们隔着万千飞散的尘灰。

当我感到恐惧——
我怕吃不到皇后区最棒的三明治。
我怕看不到高楼大厦平地而起。
我怕闻不到鲜花的香气。
我怕梅哭泣。
我怕得到后又失去,相聚后又别离。
我们还有一个拥抱没有认真完成,我怕伸出手又碰不到你。

我会为你战到最后一刻,Stark先生,哪怕你一身寥落。

你会知道的,我会让你知道的。

你现在知道了。

我知道退社的消息以后,心里突然就股酸涩蔓延开来到了全身。好喜欢你唱歌啊,知道吗?比起综艺节目里你努力搞笑的样子,我更喜欢的是你在演唱会上享受一般唱你喜欢的歌的模样。即使吐槽说你像小老头,胡子拉碴刘海盖过眼睛,但是灯光下握住麦克风的你,汗水滴下来的你,真的是在发光的。

yoko眼泪汪汪的样子,小鸟说最喜欢在你身后打鼓了。我八团的红色,我的大主唱,再见了吗?

都说八团帅气要付费才能收看,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你觉得和你的梦想有点不一样呢。毕竟年少时候的你想成为偶像,现在的你想成为歌手。

すばるくん、お疲れ様でした。

夢が一番大切

そして 一緒に頑張ろ❤️

清明

正清明,天气阴转小雨。
嘴巴里还埋怨着变化无常的气温,裹紧了黑色的长风衣。空气里是细细碎碎的烟火气。车来车往,有出去的,也有进来的。
拉着三四岁小孩子的手,告诉他,这是爷爷,问他,还记得吗?

记不得的。哪里还会记得呢。
人的一生到头来不过就是那十万的墓地,全家老小拉着一起来看看你,摆上花,和你唠唠过一年发生了什么。第五个年头,已经可以在路上云淡风轻开玩笑。但是真正站在面前的时候我看着爷爷的墓碑,眼泪总是控制不住。犟,说是烟熏的。谁信啊。
我来了哦,我来看你了。

哪里能够这么应景,小雨稀稀拉拉,打湿了衣服还有白色的菊花。穿着毛茸茸的小姑娘在爸爸臂弯里面,他指着远处那个,“宝贝,再看看爷爷。我们准备回家了。”
回家了。明天是休假日。
过去的一年,我过得很好。

摘纪录:

交友须带三分侠气,做人要存一点素心。
——洪应明《菜根谭》


感谢推荐

不要再zqsg狗rps了……
血的教训。

摘纪录:

死,对你来说很容易; 稍难一点儿的,是梦想; 再难一点儿的,是反叛; 难上加难的,是爱。
——富恩特斯《墨西哥的五个太阳》


感谢推荐